爱心慈善

一帮就是11年 她让精神残疾男摘掉了“穷帽子”

时间:2019/8/26 20:33:37  作者:  来源:  查看:2  评论:0
    宝应西安丰镇太仓村,今年54岁的葛文红,现在很介意别人喊他“贫困户”。他说,现在他已“脱贫”了,每月有两千多元收入。葛文红的“脱贫”,离不开该村原妇女主任衡德巧的11年结对帮助。
    “20岁那年,在上海打工,被车撞了。”病情已好转的葛文红说,他被大货车撞后,伤治好了,却留下了精神残疾。
    一直到32岁那年,时有病情发作的他,与一外地姑娘结婚。2008年,因家境太贫穷,妻子离家出走,留下11岁的儿子。自己有精神残疾,有时病情会发作,怎么照顾好儿子?葛文红的家陷入了持续贫困,他也开始了堕落般的生活,吃了睡,睡了吃,本身就有精神疾患,也没钱继续治疗。葛文红说,自己病情不发作时,看看家徒四壁,也很痛恨自己没能力出去赚钱。
    妇女主任来结对子
    第一件事就是垫钱帮他治病
    69岁的村民黄大爷说,那时的葛文红,天天睡在床上,发病时疯疯癫癫的,父母去世得早,也没人管他。
    葛文红的遭遇,被当时的村妇女主任衡德巧知道了,她主动找到村支书说,“把葛文红交给我吧,我来帮扶他,让他走出贫困。”
    有精神疾患,容易发病,怎么脱离贫困?当时很多村民觉得不可思议。不过,衡德巧就认准了要和葛文红结对子。“我老公也姓葛,谈起来和葛文红还是本家,我不帮他,谁帮他?”衡德巧说,当时不想看到葛文红就这么过下去。
    结对子后,衡德巧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和老公商量,先垫钱帮葛文红治病。当时,她揣着5000元钱,喊上两个村民,包了一辆面包车,把葛文红送进了五台山医院。
    买菜都要多留一份
    帮办低保,他病情好转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葛文红的病有所好转。看着每天忙来忙去的衡大姐,葛文红心里很过意不去。
    “她为我垫钱治病,在医院的日子里,又花钱找人服侍我。”葛文红说,当时他就想,“等我病好后,一定要把钱还给衡大姐。”葛文红出院后,报销完药费,还差4000多元,都是衡德巧出的。
    “有时候我买菜,都多留一份,送给葛文红。”衡德巧说,过年过节,都把葛文红和儿子喊到家里来,和她家一起过。
    2013年,衡德巧又根据政策,为葛文红办理了低保。她还一直关注着葛文红的病情。幸好,他的病情渐渐好转。“你和我聊,你觉得我像病人吗?”葛文红说,这要是在11年前,都是他想也不敢想的事,自己会变化这么大。
    找到工作月入两千元
    大姐又帮他争取资金修房
    病情好转了,可终究还是有精神残疾。葛文红想打工,遇到了麻烦,一直没找到合适工作。“他有打工的想法,我支持他,不然怎么脱贫?”衡德巧说,她找到当地的一个葡萄园老板,说服老板接纳了葛文红,在葡萄园里干活。葛文红很勤快,现在一个月能赚到2000多元。在没打工前,村民顾文进说,都是衡德巧给他钱花。
    今年夏天,葛文红的老屋因漏雨要倒塌了,衡德巧跑镇政府、村里,争取了23000元资金,为葛文红修房子。村民们劝衡德巧,已退下来了,不必这么辛苦去帮扶。衡德巧说,人退休了,但不能停止扶贫的路。她帮助买来砖瓦、水泥、沙子,找来瓦木工,花了十天,让葛文红的房子焕然一新。
    2018年10月,衡德巧从村妇女主任岗位上退下后,那天,葛文红特地办了一桌酒席,请衡主任一家人吃了一顿饭。
   “11年来,衡姐姐第一次吃我的饭。这么多年来,都是大姐帮扶我,没有她,就没有我的今天。”那一天,葛文红喝醉了,他说,儿子上学、他的生活,都是大姐操碎了心,这辈子永远还不完大姐的恩情。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标签:一帮 精神 残疾 摘掉 掉了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类推荐
版权所有:友声友情公益网 2009-2019  晋ICP备19000607号
Powered by OTCMS V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