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友欣赏

从女儿到母亲,我终于明白妈妈的爱

时间:2019/7/10 11:12:11  作者:  来源:  查看:1  评论:0
作者:视障母亲:陈婉
 
有妈在家等着,总还是好得多
    每一次和妈妈谈到外婆时,妈妈的语调就会改变,语气开始轻柔起来。她的眼睛望着前方,思路在记忆的长河里寻找,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你的外婆呀,吃了很多的苦,身体一直都不好。”妈妈还没出嫁时,外婆就过世了。虽然我与她素未蒙面,从小在妈妈的描绘里,心中一直都有着一个慈祥、善良的外婆形象。
    “吃了很多苦,是身体不好所带来的苦吗?”我问妈妈,然后把头低下,不去注视此刻的她。,妈妈还是望着前方,一个我到不了的地方,轻声答:“不只是身体不好,那个年代的人,以巨大的劳力换生存。到了日子好过些了,疾病就从没离开过她。,”妈妈顿了顿,说:“出门工作回来,别人家的妈妈,会做点好吃的在家等着。看着别人家的妈健健康康的,自己工作大半年回一次家,到家时看到的,总是一个被病苦折磨着的妈。”我望着窗外一片长方形的天空。夜幕降临了,灰蒙蒙的窗前小景,我似乎看到了妈妈讲述到的那个年代的黄昏。安静了片刻,妈妈继续说:“其实回到了家,能有个在病床上躺着的妈,还是好的。”妈妈的语气更轻柔了,像是在自言自语,只听她感慨道:“也没过多久,就过世了。回家就空落落的,哪怕是躺着,什么都不做,也是好的呀。有个妈在家里等着,总还是好得多。”
 
"抗拒"妈妈的爱
    从小,妈妈就很疼爱我。每一个关键的转折点,他必定要陪伴在我身边。她会重复念叨着:“有个妈在身边,就是好得多。”可是,现实总非她所料想的那样。
    十岁那年,我的视力急速下降,犹如晴天霹雳般,天空为之一破,让我的世界因儿破裂开来。那时还是孩子的我,也许还不懂得世间上所谓的绝望。但是难过和无助,就在那时,开始体悟到了。可是,我从不和我的妈妈谈心。遇到艰难坎坷时,我心所想,就是如何掩饰?如何瞒下我的妈妈。心里知道,她会担心的,担心多了生病怎吗办?所以,我选择了自我承担。实在隐瞒不了的问题,就只能躲开来,不去面对妈妈的心疼和安慰。对我而言,妈妈的心疼和担忧,是另一种压力。若是让妈妈陪着我面对视障给我带来的问题,我就需要承受双重压力。也许,这是缺乏母爱的妈妈,所料想不到的吧。所以如此,只因我也同样深爱着我的妈妈。
    小时候想成为妈妈的骄傲。所有努力付出之后,若能得到她的认可,便就不觉得辛苦。可是,命运让我变成一个视障者。让我失去了与同龄人相同的起跑线。我那因视障而留下的巨大遗憾里,有那样一部分,是无法再成为妈妈所骄傲的女儿了。我时常做此想:若我也有和健全人同样的一条起跑线,会不会,会不会我就能不负所望了?世上没有如果,日子还得过下去。而且,要认真感恩地过下去。有一种信念在心中屹立不倒,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说,“福祸相依,有失必有得,让失去后的那个得,来帮助你,来丰富你。而不是又添了一层遗憾。
    就这样,在妈妈巨大而沉重的爱护里,我一次又一次地挣脱和抗拒着,只希望在一个安逸的环境中,能无障碍地把独立人格培养起来。一直在呵护中感觉不安的我,总忧虑着未来的漫漫人生呐不可知的各种艰辛。总想着不可过于依赖和习惯那份无法长久的精心照料。也因为一直在抗拒着,所以都不曾好好领受妈妈的爱。直到那一次,如此无助和绝望的时刻,我才意识到了这份母爱的重要与可贵。
 
终于明白母亲的话
    医院的空调很冷,白茫茫的一切,使我不知所措。两天两夜过去,那腹中胎儿把我好一番折腾。这是第一次,我深刻体会了肉体的痛苦,原来那巨大的疼痛感,可以主宰我的意志。错了吗?一直都认为,最大的痛苦来自于心灵的创伤,肉体的痛苦,再如何巨大,也能够咬牙忍受起来的。可是,被一种产前的阵痛折腾了两天两夜后,我全然心无所依了。刚开始有阵痛反应时,我很镇定。将该整理的衣物准备妥当。然后是洗澡洗头。心里明白,孩子一出生,坐月子就开始了,所以想着抓紧时间清洗好自己,然后全身心投入,来迎接这个素未蒙面的小生命到来。到了医院,一切的检查和手续都办里好后,一场漫长的等待开始了。疼痛加剧,当着妈妈,我依旧努力掩饰自己的难受。她不安地来回踱步,我只是说:“妈妈回去吧,还早得很,医生说了,没那么快生的,而且我也没有明显的疼痛感。”她相信了我的话,回家等消息了。我忍着痛走路、上下楼来回爬着楼梯,一心期望着这个胎儿能快点而从我的身体里生出来。不料,我并没能如愿。疼痛的加剧终于使我坐立不安。巨大的来自于身体的痛苦在吞噬着我的意志。还是不想承认,这一场再自然不过的生产考验,我会经受不起。时间缓慢流逝中,我不眠不休了接近48个小时。此生难忘,那是身体所无法承受的痛。随着阵痛加剧,从腹部一直到后腰,如同有千万钢条在体内捶打着我的内在世界。就是这样时刻,也一心期盼竭尽全力地以一种出于自然的方式,把孩子平安地生下来。绝望时刻到来了,护士小姐也同情我,细心检查后,无奈地摇着头说:“那么久了,才三公分呀。宫口得开有八公分才能入产房的。”我实在不能相信,当时也没多少理智,就以为照这生产速度,我还要再熬个三五天才能结束这场考验。最后,当我打着氧气听着家人和医生谈手术安排时,无能为力再做任何掩饰了。妈妈来到我的身边,看着护士小姐在为我做术前准备。我那时候特别无助恐慌,主动地伸出了手,渴望找到妈妈的手来握着。妈妈明白了我的用意,她握住我的手,连声说:“没大事的,很快就好,不会再痛了。”我无力地点点头,被护士小姐推进了很冷很冷的手术室。
    “有个妈在身边,总事好得多的。”我感激地想着。在那样一个绝望和无助的时刻,我终于懂得了母亲的那一句话,在她人生的许多重大的关卡上,肯定也绝望和无助过的,在那最脆弱和孤独的瞬间,她却没有一只温暖、有力的手,一只自己挚爱的母亲之手来握着。我开始明白了,有个妈在身边,或者说,有个妈在这个世界上,确实是命运的一种恩赐。所以说是恩赐,之因为那本身就不是理所当然该有的。就譬如我的妈妈,她就没有我幸运。没有理所当然的付出,反而言之,回报一份母亲给予的无私之爱,才是理所当然的。
 
真正理解母亲的爱
    自从自己也当了妈妈,对于生活本身的价值,确实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为什么孩子是一把屎一把尿养起来的?我对此有深切的体会。妈妈还是放心不下我,总认为我没有独立照顾好孩子的能力。可是,她不知道对我最大的帮助,就是让我学习如何独立,我一直是那么努力着、尝试着,所缺乏的,恰好就是家人的支持和鼓励。可是妈妈不曾意识到,一切为我料理妥当,其实是在陷我于无用之地的做法。我那么渴望独立,却总要背负着那么沉重的一份不放心。对此,我同时要感激我那无闲事挂心的婆婆大人。婆婆是个很享受生活的人。她不希望被家庭的担子束缚,她的价值观是,家中琐碎大小之事,各有各的责任所在,责任在谁,自身无论多么艰难,都该自我承担起来。她会同我道:“政府是不会每人分发一支枪的,要枪的话,就到敌人的手中拿去。”孩子连续十多天闹夜,我被折腾得精疲力尽,婆婆看着只是说:“每个人都一样,能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就一定是有能力带好的。一直到如今,我仍然万分感激着我家婆婆大人。若非她的放心和放手,我无法一把屎一把尿地独立把孩子拉扯大来。妈妈现在总感慨,真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呀!没想到很多事情都是白操了心。其实她不知道,一个视障者能做到的事情很多,我虽然视力上存在障碍,但不代表我就失去了独立和努力的权力。给我多一些支持和鼓励。对我多一些放心和放手,我的价值体现就可能会很不一样。
    虽说对于母亲的呵护,还是会尽量闪躲。可是有过生产时的那一个无助的瞬间,我还是满心庆幸着,有个妈在身边的一切所得。真想把妈妈那满满的母爱,用一个最美丽的盒子装起来,那么些多出来的爱,都装起来,我要这样的一种无私的东西,在往后的漫漫人生里,与我做伴,在每个艰难的转折点,给我信心和力量。
    有一次,女儿持续腹泻不止,看了几次医生,情况仍不见好转。我抱着闹腾着而无法表达的她,心理无比渴望替她承受起来。若是世间有病苦转移器,我一定要用它来转移孩子的病痛,自己替代起她的难受来,心里起码可以好受一些。正当心里作此想时,脑中突然浮现起许多年以前,妈妈曾叹着气,无奈而坚定地说过的一句话,“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把自己健康的眼睛,换给你装上。”当时听到只是惊讶,想的是:若有这种医学技术,我又如何舍得这种牺牲。直到自己也在母亲的立场上着急时,对妈妈当年的心里,才全然理解和体会。
尾声
    现在的妈妈,很少再提到外婆了。一次,女儿突然问我:“妈妈你是谁生出来的呀?”我帮她穿好鞋子,认真地说:“外婆把我生出来的。”小朋友不放弃,再问:“那外婆是谁生出来的呢?”我只好耐心答:“那个人就是我的外婆啦。”小姑娘似懂非懂地眨着眼睛,跑到妈妈面前,张口就问:“外婆,你的妈妈我怎么没有见过?她去哪里了?”我看着,等着,不知妈妈会如何同外孙女谈论起这个沉重的话题。只听妈妈爽朗笑着,逗着小朋友,好温和地回答:“你当然没有见过啦,她到山里去了,去找她自己的妈妈去了。”女儿还不死心,急忙追问:“那你妈妈的妈妈又是谁啊?”妈妈大笑起来,解释道:“那就是我的外婆啦。”小朋友一头雾水,接下来问出了一个千古大问来。她问:“那么,世界上第一个外婆又是哪个人生出来的呢?”我没有答案,妈妈只是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最后说:“我拿葡萄给你吃要不要?还是要吃桃子好?”
    生命与生命在这纷繁嘈杂的人世间轮回着,也无常着。有的人先来了些时候,然后也先走了一步。一代又一代延续着,很多的问题,任脑袋如何思想,也不能有个标准答案。可时间和这种生命的延续,又在某种程度上,淡化和转移了我们对于生命无常的种种遗憾和思考。我的妈妈是这样,我会不会也会是这样。此刻不想多深入思考,就想珍惜眼前还能陪着妈妈的当下日子。然后,还是要吸取教训,在母亲的岗位上尽心尽责,不要用过多的呵护去压抑孩子。我太知道一种独立人格的养成,在教育意义上的分量了,因此,我心疼孩子时,总牢记着,过渡的帮助就是溺爱行为了。引导然后鼓励,让孩子独立自我实现,才是明智的做法。有这样深刻的教育理念,还是得感谢我的妈妈。在她浓浓的爱护里,那些我得不到的,在内心会更能明白那其中的可贵。感谢世间一切真诚付出的爱,能够拥有了,就是幸运的。尽管有的爱过重过度,可仍然能在另一方面,给我启迪与力量。
标签:女儿 母亲 终于 明白 妈妈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版权所有:友声友情公益网 2009-2019  晋ICP备19000607号
Powered by OTCMS V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