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就业

我在公益领域的一些历程——残疾人创业者交流会

时间:2019/7/8 17:23:42  作者:  来源:  查看:5  评论:0
【音频】
       接下去跟大家交流一下我自己在公益领域的一些历程,也谈不上创业,就是我运用了一些创业的思维,创业的想法,然后来做公益,做慈善。

       我记得我是在1997年开始读成人高考,读了一个大专,然后开始接触互联网,到了2000年的时候是正式的家里面就装了宽带,也接触到了我们强直性脊柱炎专门的病友的网站和论坛。到了2004年的时候和几个伙伴我们共同地创建了自强公益网,到今年已经15年了,而且今年可能也是他比较艰难的一年,互联网的信息管控越来越严厉。通过自强人公益网,我认识了全国很多的伙伴,我记得当时为了让网站火起来,火爆,那个时候只有几个人,我们每个人,包括我自己注册了很多号,然后自己跟自己聊,营造一种论坛上很热闹的这种氛围和景象,这种虚假的繁荣,这种虚假的热闹的景象,一直到今天我们都看到,很多的明星,或者说很多的新的互联网的这些单位,他们都在运用这个策略。比如说一个人注册很多的号,然后就对别人说,或者说出钱让人家来注册,然后告诉媒体,告诉外界说,我这个地方注册有多少,我的人数有多少,就像有一些大的互联网公司,他说他的注册人数已经有30亿,20亿,中国的人才十多个亿,人手一个账号也只有十几亿,但是他说我有30亿的注册量,这个很恐怖的数字。一个注册量达到一个亿的单位网站,或者说APP,或者什么的,他就有了很大的商业的价值,很多人就会来投钱。这个当中鱼龙混杂,有的是真实的,有的是假的。我们当时的想法其实还是属于比较朴素的,不是想着要去骗人,就是为了要热闹,让别人看着热闹,然后更多的残疾人能够进入,跟我们一起交流,希望认识更多的伙伴。

       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来做这个论坛,来做这个网站,就是为了让自己有点事干,然后好多人慢慢的聚过来,渐渐的到了人数很多的时候,然后交流比较多的时候,就渐渐的有了对公益,对慈善,包括对我们残疾人工作的理论吧,进行支撑,线下也接触了很多公益界,慈善界的一些前辈,包括残联协会的一些老师。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就开始有了要为公益,为慈善,为我们残疾人的工作贡献一份力量的想法或者行为,慢慢坚定起脚步,然后直到今天。

        公益的创业比企业的创业,它有个更复杂的地方就是诚信度,就是别人对你的信任,会有很多的质疑,也会有一些我们今天认为的这种诽谤,无中生有等等,要在这个情况下进行,咬牙坚持其实也是很难的。在这个当中,我有无数次的想要完全的放弃,过好自己的日子,老婆孩子热炕头,但是他和我已经越来越远了,人的这种使命感,责任感一旦建立以后,很难回头,所以就不断地坚持走下来。

       在做公益,在助残的过程当中认识了很多朋友,然后也根据这些朋友的不同的特点,分别设计了一些我们讲的活动也好,或者说后来把它上升到项目也好。比如说我们残疾人出去旅游,我们设计了“自强人拥抱祖国系列行”,专门针对残疾人旅游,一年一到两次,因为这个东西太花费精神和精力,花费金钱,所以只能少做。但是很奇怪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残疾人愿意走出家门,愿意看世界。就看到有一些机构也好,或者说一些旅游公司也好,就把残疾人出游当成一门生意,我个人可能就是对生意不敏感,所以始终在做公益,公益没有多高,生意也没有多的,做生意,做公益,这个只是人的选择而已,把它作为生意,把它作为商业的发展,他反而更能够做好,能够做精,他会更多的去考虑你参与者的各种需求,不像做公益的,反正我是自己也出钱的,反正大家都是共同参与的,也不用求着谁,很多时候并没有想到怎么深入的去把这个做好。因为是更多的跟残疾人有关系,所以在这个当中也设计了一些跟我们残疾人的需求密切相关的一些活动。例如现在我们做的像搭把手,他有重度残疾人坐轮椅的,或者说是盲人看不见的,他们有到医院看病,或者是到超市购物,或者到火车站等等出行的这种需求,包括也有一些可能外地的,各个地方的残疾人到上海的,或者上海的残疾人可能到别的地方,我们都会有搭把手的这种需求。比如说我们有残疾人开三轮托运到某个地方,需要当地的人给我们送汽油等等,这个都属于搭把手。

       有很多的残疾人他想要做公益,做慈善,做助残,他不知道从哪儿入手,我一直说就是根据需求来。你作为残疾人你需求什么,你就要考虑到你的那些残疾人伙伴他们需求什么,你只要根据他的需求来做事,这就是最好的入手的公益,他不一定是要搭钱,他可能甚至于都不要钱,很少的钱就能做的。还有我看到的栾启平栾大哥,他们一直在做的单脚鞋银行真的其实也给了我一些思路,后来我们做的叫“接着用”也是跟他有密切相关的,就是跟我们残疾人用品用具密切相关的。

       那什么叫“接着用”,就是把我们家里面闲置的,比如说多功能床,比如说轮椅,手杖,拐杖头等等,你既然不用了,正好有一个人他需要用,他因为骨折了,他需要一个轮椅,他因为摔了一跤,他需要个拐杖,正好你有多,把这个就给了他。这个从小了说是残疾人用品用具,从大了说,你可以更多的东西,如果有谁想在这方面做公益的创业的话其实很有前途的,不排除也有商机的可能。我从哪里看到有人在这个地方从事商机啊,比如说,在一些医院或者在大一点的旅游场所,他都有这种共享轮椅,就是你只要到那个地方去,投币也好,或者说刷二维码也好,这个轮椅你就可以使用多长时间可以免费,多长时间之外就开始收你的费,这个和那个共享的自行车很相似的。包括根据残疾人的需求,我们还有一个小项目,比如说热心人士,我们聚集起来,五个人或者十个人,我们去看望一个残疾人,那么当时我记得是每个人五块钱,十块钱,然后买一点东西去看望他,钱很少,但是他对这个正在生病的,或者遇到困难的,或者重度的几乎不跟外界接触的这些残疾人来说,是有很巨大的心理的支持作用,包括去看他的人也会得到很大的价值实现,他会很满足,因为是残疾人,但是我同时也做了一件志愿者,或者有爱心的人士做的事情。

       无论是作为一个商业的创业者,还是作为一个公益的创业者,我都坚持认为,或者说我站在公益者的角度,我坚持认为我这个人应该是一个资源的集聚中心,同时又是一个资源的发展中心,我们每个人都要有意思的对我们身边的人群进行一个或者说价值,或者说作用,或者说能力,或者说他所拥有的资源进行一个定位,或者说进行一个记录。比如说有的人他很擅长法律,如果有残疾人有需要,我就把他推荐给他。如果说身边有人他很懂心理学,我们一些残疾人他精神上面可能有问题,或者说不开心,或者说他觉得抑郁等等,诸如此类的一些精神上的问题,那我可以把这个心理咨询师推荐给他,帮助他解决问题,不一定说我来解决,我没有那么多钱,我也没那么多精力,我也没有那么多专业技能,但是我的能力就是要把我身边的人,各种能力,擅长,各种需求,把它进行匹配,不同的人进行匹配。以前我可能自己组织旅游,一年一次,两次,但我现在更多的都不组织了,那如果有人想要去旅游,我就会给他推荐到不同的地方做旅游的这种团队当中。当资源在我们这里,在我们身边,或者说在我们身上,他停留下来不动了,这个资源他是死资源。但是当资源通过我们又流到他需要的地方以后,那这些资源他都是活资源。同样的,我会因为这些资源的流动,或者说这些不同的人通过我他认识,他产生交集以后,他会给我带来能力的提升,或者说能量的提升,这个时候我会越来越发现自己的力量增加,或者说价值会越来越大,因为认识的人越来越多,调动的物质也越来越多,我的能力水平,其他方面相应的都在迅速提升。这就好像为什么我可以组织这个残疾人交友会,一下子就500人,我们那么多的残疾人兄弟姐妹参加,都是未婚的,那同样的,我们组织无障碍旅游交流会的时候,那么多单位,那么多的残疾人,想旅游的他能聚集在一起,就像今天我们搞创业者交流会,也会很快的有很多的人进入,很多人觉得,哎呀,这个人。参差不齐,良莠不齐,水平高低不一,好像都要水平高的,都要未婚的,都要怎么样,其实很多时候你要求太高,我们不需要把人按照他的水平分成三六九等,其实所有在你身边的人都是有用的,都是重要的资源,都是有价值的,就像我们做助残,很多志愿者做助残,我对残疾人说,你要感谢那些带我们出去的健全人,或者说你要感谢那些给予我们资源支持的这些健全人,因为没有他们,我们可能就无法走出家门,或者说我们有一些事情就难以办成。但是反过来我们也要跟志愿者说,我一直跟志愿者说,健全人志愿者你们也要去感谢残疾人,没有残疾人你说不定也没有可以付出的地方,你想要做好人做善事的这种想法你也不一定能实现,所以说要相互的感谢,要相互的尊重,双方共同存在才能够把事情做起来,做完美。

        我们设计了很多小小的不管叫助残项目也好,或者叫志愿项目也好等等,许多。比如说带着盲人到公园,组织残疾人到一起每月一次的饺子会,包括我们进入到专门智力残疾人,或者说自闭症孩子在一起的阳光之家等等,我们有许许多多类似这样的活动,尽可能的让我身边出现的那些爱心人士,他们有活干。那么有几个人他说我想成立一个团队,OK,我支持你,然后我给他介绍养老院,我给他介绍残疾人的团队,你们可以做,这个时候就涌现出了一些想要献爱心的那些残疾人。所以残疾人其实做公益,做慈善,做志愿者都是可行的,也是可以做的。我可以举一个小的项目的例子,我把他叫“让爱无限延伸残疾人义演”。我们很多的残疾人包括盲人,他实际上是有一定才艺的,比如说盲人,他会按摩,盲人他也会唱戏曲,唱歌。按摩的残疾人他们跟我说想要做公益,我说你去给老年人捏捏脖子,捏捏肩膀,对吧,或者说你去帮助另外的一些肢体残疾人,他们身体很痛,你帮他放松放松,这个是盲人里面按摩他可以做志愿者,盲人他会唱歌,唱戏曲,唱越剧,唱京剧,在上海受到我直接影响的有三个团队,他们现在每个队,每个月都会有一到两场的这种义演,最长的那一只到现在已经坚持了七年。

       刚开始的时候我可能要给他们组织志愿者陪同,要给他们做主持,要告诉他们怎么上场,怎么下场,他们有上场门下场门,包括节目的编排设计可能都会关注,或者说提出自己的意见,当然我自己也不是专长,我还有一个伙伴唐涛老师,她是这方面的专长,曾经给过最早的那个团队建议。这个盲人团队我们刚刚接触他的时候,他整天唱的都是那种很悲剧的事情,就苦啊,苦啊,我怎么苦,然后唱出来的歌都是那种悲悲切切的,都是痛苦不堪的那种戏曲,他只知道自己唱,感同身受,唱的很舒服。你自娱自乐没问题,哪怕你自己心态搞坏没问题,但是你千万不能到外面去演出,演唱这个,你老是到养老院唱的话,,养老院的那些老人他本来就已经一个人在那边,然后你再一唱多苦啊,他悲从中来,说不定一下子就高血压来了,对吧,血压升高,所以我们给他们提出你们尽量编排一些快乐的歌曲,一些积极的,向上的一些,后来他们就找到合适的,比如说“归国”,“办喜事”,“老年人要想得开”类似这样的歌,哎哟,马上这个效果不一样了,现在他们看到我开心的不得了,他们唱歌老人也开心的不得了,相互之间传导着这种正能量。你一个人整天想着不好的事,你自然会很忧郁的,你会觉得天要塌下来,但是你天天想着好事,我会觉得每一天都很开心,每一天都是新的日子,每天都是新的太阳,每一天都是新的,可以吃不同的新的东西,认识不同的人,天天都是一个新生活。我们残疾人创业者这种心态,他们做志愿者都能改变,那你做创业者可能更加需要有这样的积极,乐观的这种心态,否则你干不了,你天天都觉得世界末日,反正你会天天觉得是新生。所以我是习惯性的把每一天当成最后一天,然后第二天早上一醒,哎呀,我又看到太阳了,我很开心的,又白赚一天。

       其实我刚才讲的主要是我在残疾人领域做公益的这种小的事情,曾经也参与过,比如说在残疾人驾驶的推动,包括我们残疾人的宽带,减免宽带就是在很早以前,包括我们还推动过残疾人在互联网就业兼职的这种拓展,包括我们残疾人的交流,婚恋等等这种支持。其实即便主观上你可能啥都不想做,但是通过无数的人聚集起来,他产生的这种碰撞,产生的智慧,产生的机会,机遇,他是很多的,有的时候是不由你所左右的,他会自然的产生。我是找到了我自己的价值,就是把很多人拉在一起,拉郎配一样拉着就行,至于这些人他们在后来干什么,因为我是往好的地方想,所以我感觉到好的这种结果还是比较多的。以前是经常听到有人通过我认识结婚了,有人通过我认识找到工作了,有人通过我的存在而改变了他自己的这种心态,非常多,非常多。后来残疾人这个不过瘾了,就开始把很多的健全人引导到我们残疾人的这个群体当中,又有很多的故事,有很多的佳话出现。

       因为今天有感冒,所以说我的思路有点混乱,我也不知道自己讲了一些什么东西,对于公益,对于慈善,对于志愿者,对于社工我都有自己的一些理解,如果说有残疾朋友你说我商业不懂的,我现在吃穿也不是很愁,但是我想做一点对社会有用的事,做一个有价值的人,我想要做志愿者等等,类似这样的想法,或者说我做残疾人的自组织,然后我们来为残疾人做事,OK,这个你都可以来找我,我觉得我可以给到你一些我这么多年的一些经历,一些经验,以及怎么最容易的运作,我有一些见解。

      现在我们可以稍微休息一下,然后接下去我们重量级的嘉宾一个一个登场。

 

主持人:沈葆莲

音频录制:侯刚

文字录入:天山雪@猴

主办:自强人公益

独家发布:友声友情

标签:我在 公益 领域 历程 残疾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版权所有:友声友情公益网 2009-2019  晋ICP备19000607号
Powered by OTCMS V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