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相关

与视障舍友共处四年,我眼中的“助残”是这样的

时间:2019/6/10 13:14:18  作者:  来源:  查看:0  评论:0
作者:嘉嘉,一位与视障大学生黄莺共处四年的舍友
黄莺说
    昨天是一年一度的“全国助残日”今年的主题是:自强脱贫 助残共享。
    说到“助残”,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啥呢?
    是非残障人的爱心?同情?
    还是咱残障人自强不息?身残志坚?
    作为在普通高校就读的视障学生,在与其他舍友、同学的相处中,我能感受到大家对我的帮助与爱。
    但这儿的帮助,不是谁帮助了谁?亦或是谁要感恩谁?而是建立在“平等”之上,最最普通的那份友谊。
    今天的推送,我想和各位分享大学舍友的一些感受,看看她是如何从“紧张”到后来成为“无话不说的好友”的?一起来认识明眼人眼中的我们。以及他们眼中的“助残”吧
    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啊!
    以下内容善良美丽的嘉嘉同学撰写哦
    “那你为什么要对黄莺那么好呢?” 一次课堂上老师问我。
    “因为她是我的朋友啊。”
    事后和黄莺聊起这件事的时候,黄莺觉得老师可能是希望我说出志愿者、或是奉献精神相关的观点,好以此为引开启一个新的知识点。作为社工专业的学生,我想我是是了解老师的意思的,但我当时为什么没有这么说呢?
    和黄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015年的8月份,那是我第一次踏入大学的校园。和家人一起拉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我兴冲冲地来到我的寝室,第一眼却迷茫地看到格局不大的寝室中满满都是人,他们拿着“大炮”话筒,中间围着一个梳着马尾的女孩。正当我还在确认门牌号时,一位记者拉着我直接问道:“你就是黄莺的室友吧?”说着便直接把我拉到了人群的正中央。我拉着女孩的手尬聊了几句,脑子没转过弯,就记得她说她叫黄莺,之后就被另一个记者姐姐拉出去进行采访了。
    其实在开学之前,导员曾经特意给我来电,告诉我我有一个特别的室友。高三刚毕业的我正是心思最细腻的时候,在大家都对她的经历表示敬意、佩服,甚至感动的时候,我的心里却是满满的紧张感。我从没有接触过这类人群,害怕我们来自不同地区会有着不同的习惯,害怕认知不同带来矛盾,也害怕因她的特殊给离她最近的我带来的压力。第一天进入学校的经历,把这份紧张感无限地放大出来,因此我也就没有第一时间入住寝室,而是与家人在酒店多住了一个晚上。
    正式开学后,我用着小心翼翼的心态与她相处,说话认真地避开一些我认为她无法接受的词汇,走路小心地规划路线以免给她造成妨碍,各种活动也会特意地问问她的想法,谨慎地围起一个安全圈。直到十月份“百团大战”,我们带着黄莺一同去领略着大学社团生活的丰富多彩,她开心地去广播台报了名并前往面试。广播台给她的回答却是因为她在念稿方面会产生许多困难,所以她遗憾地落选了。黄莺的声音和她的名字一样,清亮悦耳,我虽然能理解对方的意思,但也害怕黄莺因此情绪低落。但得到消息的黄莺似乎很看得开,甚至和我像好朋友一般地解释、吐槽着被拒绝的理由,瞬间给我一种她其实也和我一样的感觉,会吐槽、会嫌弃、也会自如地与好友开玩笑。
    这种想法来得突然,却也实实在在地把我的心扯了下来。我开始和黄莺分享我的想法和观点,和黄莺表达我的喜恶,和黄莺讨论视障群体的生活和我一直好奇的小细节。黄莺的故事引起了学校的重视,在宣传的效果下,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我们学校出现了一个“传奇般的人物”。开始有人向我打听她的为人、她的生活与学习,甚至看到她一个人走在校园时,会特意给我电话或者私聊我,让我注意她的行踪和安全。当时的我的回答基本都是:“她一个人可以的,你不用担心,她还比我大两岁呢,人家能力比你想得强多了。”
    大学四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当时的我觉得要照顾她四年真的是好长的一段时间啊,可是一转眼,我们已经互相扶持来到了第四年。外人总觉得我为她付出了许多的时间与精力,但实际上我认为我们俩是一种互相影响、势均力敌的关系。她从小在与她情况相似的视障孩子中成长,缺少一些对大众交往和日常处事的认知,在这方面她受我的影响颇深,处理事情的思路也渐渐趋同。对于我,她给我带来了无限的勇气。虽然我们常常在夜聊的时候吐槽在采访时我们说的这些官话,但我一直没有正面地告诉她她对我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前段时间我去看了场电影——《调音师》,主角是一个假扮盲人的艺术家,与朋友在聊剧情时提到,如果她是一名盲人,生命中只剩下黑色,她会觉得天都要塌了下来。于是我也认真地琢磨了一下这个问题,如果我什么也看不到,我会怎么样呢?事实上,我完全感受不到一丝紧张或是对未知的害怕。
    她在我的眼里,是一个很sweet的姑娘。聊天时会认真倾听,记得你的喜好与禁忌,对你的求助从不拒绝,脾气也惊人的随和(这点表现在我们每天都不知道该点什么外卖)。但在她的朋友面前,我又感觉到了她的另外一面:强势、主动、能力出众、有自己的想法。身为主编,她把公众号经营得有声有色;身为朋友,她能提出许多可靠的意见。我常常会想,在我们现在的环境下,是不是局限了黄莺的发展呢?学校和同学们给她戴上了一个“自立自强”的头冠,将她树立成了一个榜样,是否无形之中把她和我们的距离拉远了呢?光环不一定只是笼罩着她,是否也束缚了她呢?我不知道,或许她也不知道怎样尽情地表达自己吧。
    昨晚我发现了一个叫“见”的游戏,是一款体验视障人士生活与出行的公益游戏,我和黄莺激动地坐在一起研究起来。黄莺遗憾地和我说,这个游戏读屏软件念不出来,只是针对我们正常群体的,虽然无法体验,但她依旧很感兴趣,我便在她旁边放到最大声音体验了整个流程。游戏大概是为了提醒人们公共设施占用所造成的后果,唤醒大众的意识,对视障人群真正的生活并不是特别的还原,或许大众对视障人群的了解还是太过于片面吧。黄莺常常会和我聊起融合教育(融合指的是一种让大多数残障儿童进入普通班,并增进在普通班学习的一种方式),人们对他们的刻板印象依旧存在,只不过是从“残障人群”转变为“自立自强”罢了,帮助他们的人是出于道义而来的“志愿者”,而不是“同学”或“好友”。
    我突然想起我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回答老师的问题了。
    “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啊!”
标签:共处 四年 眼中 中的 助残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类推荐
版权所有:友声友情公益网 2009-2019  晋ICP备19000607号
Powered by OTCMS V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