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行服务

深圳|无障碍城市长啥样?在深圳街头,随处感受暖心细节

时间:2019/5/21 22:38:35  作者:  来源:  查看:1  评论:0

“请小心月台与车厢之间的空隙。”经常乘坐地铁的人对这段提示音不会陌生。对行动方便的人来说,稍加留意就可以一脚迈过去,但对使用轮椅的人来说,常常经历轮子卡在空隙,到地铁开的时候都拔不出来的困境。

一块踏板的出现缓解了深圳市政协常委郑卫宁的忧虑。郑卫宁和深圳各街道残疾人一起与深圳地铁开展了多次协商,如今深圳地铁在各个站台引进了残疾人折叠板,平时放在保安值班室。“刚进安检门的时候,会有保安询问去哪个站,用对讲机通知站台保安,等我来到月台时,站台保安已经把板子送过来了,问我哪个站下,到那个站下的时候,又有保安拿着板子来接应,这让很多深圳的残疾人感到自豪温暖。”

地铁无障碍建设是深圳创建无障碍城市的一个缩影。在2018年11月,深圳制定印发了《深圳市创建无障碍城市的行动方案》,提出到2020年构建无障碍城市政策标准体系,残疾人及相关人群生活、交通出行、公共服务、信息交流无障碍设施设备显著改善,从理念、制度、器物三维共建无障碍城市格局基本形成。

无障碍设施和普通人有什么关系?无障碍城市建设已有的法规文件有哪些需要更新的内容?4月24日,在深圳市政协推进无障碍城市建设界别协商会上,深圳市政协委员和深圳市政府办公厅、市残联、市公安交警局等职能部门进行了协商。

据了解,目前深圳建立了无障碍环境联席会议制度,联席会议由市政府的20多个职能部门和相关单位组成。制订了深圳市“十三五”无障碍建设工作方案,深圳市建设项目无障碍改造设施办法。同时,成立了市区无障碍督导队,开展督导3000多人次,发现问题500多处,推动公交无障碍完成1100辆公共汽车车载导盲系统的安装,为1000多名视力残疾人配备导盲终端机。2019年深圳将全面更新新能源车,发布关于加强公共停车场残疾人专用停车位秩序管理通道,明确停车场必须设置残疾人专用停车位。

消除“头脑里的障碍”
扩充无障碍城市建设的内涵与外延
  
创建无障碍城市是建设文明城市的必然要求。对弱势群体的关爱程度决定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协商会上,不少委员反应深圳在无障碍城市建设中面临一些问题。如无障碍设施间普遍存在互不链接,甚至出现一些无头无障碍道路和破损无障碍设施造成新的障碍;无障碍设施经常被侵占、被破坏,“无障碍”上有“障碍”的现象随处可见;无障碍设施设计不合理、不精细,残疾人使用不方便。

无障碍建设仅仅是在帮助残疾人吗?事实上,城市里的无障碍设施不仅可以让残障者受益,每个人都可能是受益者“我们把无障碍和残疾人经常划成等号,这是不对的,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每个人平均生活不能自理的时间是两年,所以跟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深圳大学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系教授周林刚说。

深圳市政协委员骆冰表示,无障碍建设的受众,不仅仅是轮椅者、拐杖者、视障者、听障者等残障群体,亦包括其他有特殊需求的人群如孕妇、推婴儿车的年轻夫妇、老年人、洗手间异性亲属陪同、拖带大件行李的瘦弱者等。无障碍建设并非只是小众受益,而是惠及每个人。

深圳市政协委员曹叠云也深表认同,他建议将《深圳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无障碍环境”的适用主体扩大适用到“老年人、伤病患者、孕妇和儿童等社会成员”,在“环境”范围上,扩大到社区和家居生活。

“实现无障碍城市首先要消除‘头脑里的障碍’。”在深圳市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王璞看来,无障碍环境与所有人密切相关,应将城市无障碍建设延伸到公共环境、公共交通、信息交流、街道社区等多个领域,并在重点区域、场所和平台,进行无障碍规划设计和建设试点,示范推进无障碍城市创建工作。

信息技术与器物设计结合
精准服务不同群体
  
残疾人专用设施被占用问题一直困扰着郑卫宁。此前如果乘坐大巴参加活动,一到高速公路服务站,他就要第一时间先要找到掌管卫生间储物室钥匙的阿姨,原来很多无障碍洗手间平时被用来存放清洁工具了。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高铁站,“我们坐在直梯上出去二楼才能打到出租车,而这个电梯都是上锁的,要找相关人员,不是一按就能开的。”

深圳市政协常委王琛也深有同感。他表示很多停车场没有固定的残疾人停车位;即使有了,也没有残疾人专用的标识,若被占用没有相应处罚机制。“希望深圳建立无障碍合理的立法机制,抓好执行落实。”此外,无公交盲文站牌,无公交报站配备字幕或配播手语等问题限制了残疾人的自主安全出行。随着各地智能公交平台的建设与完善,王琛建议将公交导盲系统纳入城市智能公交系统并进行统筹和优化,将导盲设备纳入公交车上路段“标配规范”,推动将导盲功能在公交车出厂前予以考虑。

目前深圳有4000多个盲人,其中1000个盲人配了导航终端,在深圳市政协委员陈昳茹看来,相比于建设盲道,将信息技术创新利用与器物设计建设相结合,给全市4千多位视障人士配备随身导航终端,加大导盲犬的训练与引入,更有利于精准服务不同群体。

骆冰则看到了高科技智能技术为特点的康复辅助器具产业发展对无障碍城市建设的重大促进作用。康复辅助器具是改善、补偿、替代人体功能和实施辅助性治疗以及预防残疾的产品。我国是世界上康复辅助器具需求人数最多、市场潜力最大的国家。预计到2020年,全国产业规模突破 7000 亿元。深圳市已有 1700多家生产销售辅助器具的企业,产值已超过 100 亿元,深圳的残疾人辅助器具已经实现大部分的个性化适配,康复辅具产业规模有望突破 500 亿元。“可以发挥深圳战略性新兴产业优势,加快发展康复辅助器具产业,造福以残疾人、老年人、伤病人为重点,扩大市场的有效供给。”

无障碍城市建设需要各部门形成合力
全社会共同参与
  
位于深圳罗湖书城的全国第一家肯德基“天使餐厅”,被公认为“最安静”的餐厅,在这里点餐不需要言语,服务人员就能准确捕捉顾客的需要。该餐厅内听障、智障的天使员工18名,占全职员工的86%。餐厅成立的初衷,是为了给残障人士营造一个并不特殊的工作氛围,让他们一个可以实现自我、与正常人公平竞争的平台,并在与顾客较为直接的交流中融入社会。从2012年5月在深圳正式启动至今,天使餐厅已成为深圳听障人士最喜爱的聚集地,并成功复制至全国22个城市。

无障碍城市建设是一个系统、复杂的综合工程,既包括看得见的物质层面,也包括看不见的法治、制度、文化、网络等方面,需要政府和全社会形成合力,共同推进。“无障碍城市建设绝不是残联一家的事,涉及规划、住建、交通等等方方面面,需要政府统筹协调,各部门形成合力,全社会共同参与、共同推进。”王璞说。

深圳市民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陈文清表示,民政局将统筹考虑市场化实施配套建设,市场化改造涵盖住宅、进出门、坡道改造和防滑处理,卫生间扶手安装,家庭住型辅助等内容,民政局将连接各种服务资源,改造现有设施,为全市的老年人居家养老提供环境支持和政策的支撑。

“坚持民生优先的原则,城市无障碍的建设是一个文明城市的标志,这方面一定要加大幅度。”深圳市财政局副局长胡卫东表示,针对无障碍的设施无效的问题,需要进一步明确标准,同时也是给财政资金投入提供一个明确的评价参照。

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副局长高泉表示,无障碍建设涉及到材料、成品、半成品、设施等要求,设计过程当中要把好监管关尤其重要。同时,无障碍设施竣工验收前还要通过残疾人士的体验关,不合格的不得验收。

针对委员们提出的无障碍设施建设覆盖面低,破坏、损毁严重问题,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曾岳雄表示,2019年根据政协委员的提案,在主要繁华市区、学校周围,专门把人行道进行了整治,已经落实了80多条路,近200公里的专项整治。到2020年还要投放500辆公交汽车,2019年预计投放210辆。

标签:深圳 无障碍 障碍 城市 市长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类推荐
版权所有:友声友情公益网 2009-2019  晋ICP备19000607号
Powered by OTCMS V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