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相关

托养服务机构经验谈之五:“例如”背后的思考

时间:2019/4/19 10:54:34  作者:  来源:  查看:4  评论:0
    记者发现,基层残疾人服务阵地在发展进程中,依旧有些现象值得思考。
    例如,学员在从事辅助性就业的收入,在政策中存在“两难”境地。辅助性就业能够增加学员收入,但如果给学员上保险、发工资,会导致部分残疾人无法享受低保。对此,有些地方的做法是辅助性就业的收入不计入家庭总收入,以保证不会“顾此失彼”,上海市的做法更超前一步,在2018年的改革中,上海全面取消过去的“非正规就业”,阳光基地的学员与区级社会组织签约,按小时工计酬。例如,品牌化建设不足。共青团的“希望工程”、妇联的“春蕾计划”都是群团组织的全国性品牌,树立了良好的形象。现在全国的基层残疾人服务阵地基本遵循“阳光家园”的标准,但是各地名称、标识等视觉识别信息都不一样,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品牌,难以形成品牌效应。对此,广东省康园中心的VIS视觉形象识别系统,是一个很好的范本。例如,数据网络支持不够。各地托养中心掌握着大量的智力、精神残疾人信息,这些信息涵盖着残疾人在数年中的康复、就业等数据。这些真实的第一手资料,还没有与中国残联的信息录入系统即时完整匹配,信息容易流失。
    例如,政府购买服务的监督与评估机制还不完善。基层残疾人干部容易被当作一个职务来安置临退休同志,导致工作的积极性不高。街道社会组织科或者民政科兼职做残联理事长,有利于整合资源,也容易“不专注”。这就要求服务在实施过程要做到“标准化”。广州市番禺区康园工疗站在“标准化”下了一番功夫。工疗站与香港心理卫生会签订服务合作协议,引进管理经验和服务模式,结合本地经验制定了25种类型132个服务表格的《服务规范标准和服务评审手册》规章制度,获得了为残疾人提供康复综合服务、养护、社工服务及管理的ISO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例如,基层实际需求往往是“一专多能”。基层残疾人服务阵地多是以日间照料和辅助性就业为主,但是记者越深入到基层越明显感觉到,基层的实际要求是身边服务部门具备一定的综合性。对此,上海市残联在“三阳机构”内打造提升综合服务能力,与政府“一门式服务”相配合,借助基地打造了综合服务中心。例如,整体来看,国内的社会组织国际化进程尚处于一个相对初级的阶段,法律法规、相关政策、社会认知水平、组织自身能力、资源、意识和能力都有待提高。社会组织的员工流动性整体偏高,造成服务质量不连贯。从4省市的情况来看,社工的工资普遍持平或低于当地社会平均工资持平。社会工作上升空间狭窄,难以对高素质年轻人形成吸引力。残疾人托养服务是跨学科的专业化服务,需要社会工作者、治疗师、心理咨询师、职业评估师等专业人员的团队化运作。在《残疾人托养服务基本规范(试行)》和《政府购买残疾人托养服务技术标准与规范》中规定了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的标准,但在实际操作中,由于人员流动性大,有些机构并不能达标。
    例如,信息化社会的到来,对社会治理的服务和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党的十九大关于社会治理提出要提高社会治理的智能化水平,就是针对我国当前信息的碎片化、条块化、人力和运行成本高、快速反应能力不足等问题给社会治理创新提出的新要求。上海市静安区残联,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在《十三五规划》启动之时,已经思考在残疾人实现小康之后,残疾人事业如何向着更高质量发展的问题。思考的问题之一,就是如何处理残疾人救助和基层服务中“碎片化的问题”。静安区将分散到各个领域中,分散在相关部门的政策和福利,包括社会救助、社会低保、重残无业补贴、临时救助政策、市场化保险进行系统的整合,着力打造基层残疾人的“一门式服务”。(感谢中国残联研究室、北京市残联、上海市残联、江苏省残联、广东省残联、江苏省残疾人事业发展研究会、广东省残疾人事业发展研究会,以及所采访的10余家为托养中心服务的社会组织对本文的大力支持。)
标签:服务 机构 经验 例如 背后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类推荐
版权所有:友声友情公益网 2009-2019  晋ICP备19000607号
Powered by OTCMS V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