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综合

从“中国首善”陈光标风波看中国慈善

时间:2011/5/6 10:05:56  作者:  来源:媒体报道  查看:392  评论:0
  “首善”虚实

  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天岗湖乡,素以“贫困”闻名,1968年7月19日,陈光标即出生于此。

  多年过去,他的家乡依然贫穷落后。陈光标发迹后,于2007年捐赠给家乡两大公益项目,一为占地30多亩的老年人活动中心,二为占地20余亩的大型农贸市场。据陈光标自己宣称,这两大公益项目耗资达2600万,这也成为其冲击当年慈善榜“首善”的依据之一。

  4月19日,本报记者来到位于天岗湖乡王集街主道陈光标所捐的农贸市场边上,已近中午,市场里只有寥寥数人。一位摊主告诉记者,这个市场平时只在上午开放。该市场出口两边为商用楼,面积共为2520平方米,所租住商户每年的租金为5000元~6000元不等。据多位商户向记者表示,每年的租金都将亲自交到陈光标父母亲手里,这也是其父母的赡养费。

  农贸市场对面则为陈光标捐赠的老年人活动中心,该中心为仿古建筑,内还设有一家“光彩幼儿园”,临街也有数间商户,记者来到时这个中心和幼儿园均大门紧闭。一位村民说,该中心白天很少开放,只有晚上村民在门口跳舞娱乐,而幼儿园为陈光标之弟、目前为黄埔公司副总经理的陈景标所设立,正在筹建中。

  记者向村民询问陈光标父母住处,村民遥指活动中心一座古宅,并戏称此活动中心建好后已成为陈家后花园。记者在此见到了陈光标的父亲,他精神矍烁,不过面对记者询问,他均表示不知晓陈光标捐赠之事:“他平时在南京很忙,我们很少见面。”

  据本报记者了解,农贸市场和活动中心产权人皆为陈景标,天岗湖乡政府人士也表示,这两处资产为陈家所有。而在一位公益慈善基金负责人看来,“公益项目皆为非赢利性,从目前来看,陈光标这两处项目产权也属家族之人,也有租金回报,从这上面来看,这两期项目名义上为‘捐赠’,实为投资。”

  2007年之后,陈光标在慈善上声名鹊起,并获首善之名。今年年初,由他主动向社会发布的成绩单显示,2010年其捐赠总额超过3亿。不过据本报记者调查,这些捐赠有多处含糊不清,甚至有的受捐赠单位根本不存在。

  陈光标曾表示,2010年1月13日通过中国人权基金会向海地灾区捐款100万元人民币。据记者查实,在我国并无“中国人权基金会”这个组织,与之名称相近的是“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记者咨询该基金会得知,2010年陈光标没有通过他们向海地地震灾区捐款。

  陈光标的“成绩单”显示,2010年2月28日,陈光标还通过中国红十字会向智利灾区捐赠100万元人民币。不过4月底,记者在中国红十字网站的捐赠查询系统上查不到该笔捐赠。按照该网站的说明,款项没有到账是查询不到的原因之一。

  2010年5月,陈光标表示向江苏光彩事业促进会捐赠1000万元,支持西部地区教育事业。据记者从可靠途径了解到,此笔捐款因无法开据免税发票而全额退回。

  2010年9月28日,陈光标承诺捐赠130万元修建南京紫金山登山道。据记者调查,截至今年4月底实际到账为50万元,而此时该登山道早已建好。

  陈光标声称向中国青年基金会捐赠800万元。记者调查发现,“中国青年基金会”并不存在,目前只有“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中国青年就业创业基金会”,但两家基金会都明确向记者否认2010年曾收到过陈光标的800万元捐赠。

  而在2010年“西南抗旱”和“玉树抗震”两次大额的捐赠活动中,陈光标的“成绩单”里均存在将与他人联合捐赠的钱物计算到自己名下的情况。

  根据“成绩单”,陈光标在2010年的“西南抗旱”中捐赠了价值6300万元的钱物,其中5300吨的矿泉水就价值1300万。记者核实发现,这5300吨矿泉水实际为他与时任北京博宥集团董事长丁书苗联合捐赠的。

  在“玉树抗震”中,陈光标的“成绩单”显示捐赠款物合计4300万元。记者调查发现,其在“玉树抗震”中的善举并非其一个人与其一个企业在作,而是联合了北京博宥集团和鄂尔多斯永隆商贸公司,在4300万元捐赠中,时任北京博宥集团董事长丁书苗提供的1000万元,鄂尔多斯永隆商贸公司董事长李琳提供了500多万元。

  高调慈善的利益

  陈光标以高调慈善扬名之时,其公司业务也随之壮大。

  这两年,陈光标自称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环保拆迁公司。其黄埔公司接过的引人注目的业务有迎国庆60周年长安街拓宽改造拆除工程、商务部老办公大楼拆迁、奥运会结束建筑物辅助拆除工程、央视过火楼金属幕墙拆卸等官方拆迁工程。

  一位拆迁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陈光标的慈善之名为他的公司带来了不少生意机会。基于中国“首善”的名号,很多地方政府都会给陈光标一个面子让其入围,而如北京的这几个工程,政治意义很重要,选择都有一套自己的标准,而陈光标的慈善名气是决定性因素之一。

  央视过火楼金属幕墙拆卸是陈光标2010年拿下的大单之一。2010年4月,江苏黄埔接到北京城建集团央视项目总承包的邀请招标,7月23日中标,8月初,江苏黄埔的施工队伍进驻施工地点。

  4月20日,本报记者来到央视园区北门处,发现整个拆迁工程已近尾声,过火的北配楼外周围已搭着网架,新的建筑材料已在进行安装。

  几位身着“江苏黄埔”字样迷彩服的工人告诉记者工程已经完工,目前的少数工人主要是装运机器设备,至今已施工近8个月。当问及工程量时,几位工人都表示没有确切地了解:“应该有几万平方米,具体的只有陈总知道。”

  而对于此次拆卸的总工程量,无论是总承包的北京城建集团,还是承接工程的江苏黄埔都没有给出明确的数字。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过火面积可以作为拆卸量的参考,应在25000平方米左右。

  至于此次拆除的经费,记者了解到,江苏黄埔采取“以料抵工”方式,即用拆卸下来的“废料”代替拆除费,陈光标此前曾表示,整栋楼拆卸下来,“废料”再利用,可产生约2000万元左右的价值。但具体数额,记者联系江苏黄埔并没有得到回应。

  一位熟识陈光标的拆迁行业人士称,陈光标从事慈善是名利双收,一笔漂亮的捐款可以拉近与地方政府领导的关系,基于陈光标在人脉和慈善的铺垫,获得地方政府项目就容易多了。一些大工程,陈光标也动用了普通竞争者无法企及的政府关系,这也导致其他竞争者纷纷铩羽而归。

  2010年9月18日,陈光标家乡的泗洪县化工厂整体资产拍卖,底价为2450万元,该项目为江苏黄埔副总陈景标竞购成功,价格为2020万元。而据知情人士透露,陈景标随后以2700万的价格转给浙江某公司轻松获利。

  据本报记者调查,此次拍卖活动实为当地政府干预行为,主持此次拍卖的宿迁市茂盛拍卖公司向记者表示,这次拍卖并非市场行为,政府已提前打过招呼,因此现场虽有多人参与,但当时却只有陈景标一人举牌。

  一位参与此次竞标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此次竞标中,后来从陈景标处转手的浙江某公司当时就在竞标现场,但一直没有举牌,而是等待陈景标竞得后再从其处购买,此次拍卖,当地政府早已有安排,实为潜规则。陈光标在地方政府间影响力可见一斑。

  迄今为止,陈光标最大一笔捐赠当属2009年捐建南京黄埔防灾减灾培训中心,数额达1.3亿,也是被评为2010年“首善”的重要因素之一。据陈光标所言,该中心建好后,他又陆续捐赠了数千万的设备。

  在该中心建好后,黄埔公司从位于南京汉中路89号的金鹰大厦23楼C座搬至于此,一位曾在此处采访过陈光标的记者表示,陈光标的办公室就位于此楼中,“里面很大、很豪华。”

  记者看到,江苏黄埔并未在该中心门口挂牌,在官方网站上也未标注公司具体位置。据记者调查,该地块属于江苏电力公司所有,当年被地方政府以公益事业为名划拨给江苏黄埔暂时使用,一位南京国土局内部人士透露,近日,陈光标曾派人到局里询问该地块产权转让事宜。

  一位南京地产界人士表示,这两年南京地价疯长,而该中心10米之内为新开建的地铁3号线,该地块已价值数亿元,如今看来陈光标未雨绸缪已久。“中心刚建好,陈光标就将公司搬了进来,现在又在筹划产权转让,怎么看都不像一次正式的捐赠,称之为投资房地产更为贴切。”

  为慈善所累?

  南京市洪武北路121号苏苑大厦21楼一间1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是陈光标发迹之处。1997年,陈光标在此设立了南京金威利电子医疗器械公司,掘到了第一桶金。

  2000年,陈光标组建了江苏黄埔投资集团,主要业务是收购银行不良资产,进行整合、盘活再出让。当时南京为迎接世界华商大会,江苏展览馆旧馆需拆除,陈光标接手了此工程。拆迁工程是一座“富矿”,废旧钢材可卖给钢铁厂,报废车胎可做塑胶跑道和农用车胎等,自此陈光标的生意全面转向拆迁工程。

  2003年4月4日,陈光标设立南京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其中陈光标出资180万元控股90%,而另外10%为出资20万元的李德峰持有。到了2010年,该公司注册资本金为5000万元,其中陈光标出资4980万元。

  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得知,2003年黄埔公司销售收入783万元,利润309万元。但从第二年开始至2009年的6年间,该公司一直陷入亏损状态。2009年亏损达1696万元。而工商资料同时显示,该公司的销售额从未过亿,其中2007年销售额为920万元、2008年销售额为4229万元、2009年销售额仅为3296万元。

  其中一个危险的信号是,2009年该公司总资产为1.05亿元,但负债为9969万元,按此推算,该公司负债率近95%。

  此前,陈光标还曾用过江苏黄埔投资集团董事长之名称,但本报记者在江苏省工商局查询得知,“江苏黄埔投资集团”和“江苏黄埔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该局显示均无此单位注册。

  不过蹊跷的是,此前陈光标曾多次对外表示,江苏黄埔销售额已破百亿,2009年公司净利润4.1亿,其捐赠了3.13亿,做企业的10多年来,累计向社会捐赠达13.4亿元。在今年福布斯和胡润排行榜出来之时,陈光标也曾对媒体说,该统计不正确,他2010年的捐赠超过了3个亿。

  可问题是,面对着公司如此糟糕的财务状况,钱从何而来?

  陈光标曾表示公司95%的项目都是二手工程,据一位与之合作过的人士透露,二手工程的利润只有5%~8%,远低于一手的10%~20%,即便加上江苏黄埔的五金交电、汽车零部件等业务,利润也很难过亿。

  2011年初以来江苏黄埔已陷入困境,陈光标也曾公开承认已经半年多没接到新业务,他曾表示,因平时将70%的精力放在慈善方面,公司才陷入困境。“照现在的积蓄,还可维持2年。”

  一位熟悉陈光标的人士向记者表示,这是陈光标向政府发出的一个信号,需要工程单子来救急:“因他是道德模范、中国‘首善’,政府应不会任其陷入困境。”

  出手凌厉的捐赠让陈光标社会地位节节高升,他也因此获得了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常委、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57个市与县高级经济顾问等职务。

  上述人士评价说,他受益于此,也为此所累。他或多或少想借慈善之名介入各地市政工程,而地方政府也希望借陈光标之名和其手中企业家资源为当地招商引资,此前,陈光标曾带多位企业家赴辽宁、宁夏等地考察投资环境,获地方领导感激。“即便公司遇到困境陈光标仍不忘记慈善,这对他而言也是种维护政商关系的投资,亏损是暂时的,关系到位了,财源自会滚滚而来。“

  一位江苏慈善界人士说:最初陈光标在慈善上确实做了很多工作,只不过后来倾向于炒作,并沉醉于此,开始注入水分。他说:陈光标现在为什么喜欢发现金和货物,就是因为这样不透明,无法统计总量和价值。“到底捐了多少,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本报记者曾屡次致电江苏黄埔宣传企划部部长蔡雯,并发去传真,要求采访陈光标,均被拒绝,而对于以上种种疑问,她在电话里对记者说:“你什么都不要问我,陈总是唯一的发言人。”记者联系陈光标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前,陈光标未能接受采访。(作者: 叶文添、方辉)

  做首善不容易,很辛苦,但是有苦闷我只放在心中,我希望我死以后,留下三个字“大好人”。


  陈光标回应捐款质疑

  质疑一:陈光标2010年慈善成绩单是否准确

  【媒体说法】2007年之后,陈光标在慈善上声名鹊起,并获首善之名。今年年初,由他主动向社会发布的成绩单显示,2010年其捐赠总额超过3亿。不过据记者调查,这些捐赠有多处含糊不清,甚至有的受捐赠单位根本不存在。

  【首善回应】对于捐赠成绩单质疑,陈光标表示从未给任何媒体提供捐赠成绩单,也从未有任何媒体与他核实过。

  质疑二:家乡捐赠项目是否有收益?

  【媒体说法】2007年,陈光标捐赠给家乡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天岗湖乡两大公益项目,老年人活动中心及大型农贸市场。据了解,农贸市场和活动中心产权人皆为陈光标之弟陈景标,天岗湖乡政府人士也表示,这两处资产为陈家所有,并有租金回报。

  【首善回应】陈光标表示,活动中心产权人就是泗洪县天岗湖乡老年活动中心,有产权证书为证。到目前为止,中心所有维护费用都由陈个人承担。

  质疑三:是否通过人权基金会向海地捐百万

  【媒体说法】“陈光标曾表示,2010年1月13日通过中国人权基金会向海地灾区捐款100万元人民币。据记者查实,在我国并无‘中国人权基金会’这个组织,与之相近的是‘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记者咨询该基金会得知,2010年陈光标没有通过他们向海地地震灾区捐款。”

  【首善回应】陈光标在视频中回应,给海地的捐赠是通过江苏省慈善总会,并出示了发票一张和证书一张。证书中显示:通过江苏省慈善总会捐给在海地维和遇难的工作人员家属40万元。此外,陈光标还在其微博上贴出了一张2009年“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向其颁发的4000台电脑捐赠证书。

  质疑四:是否通过红会向智利捐百万

  【媒体说法】“陈光标的‘成绩单’显示,2010年2月28日,陈光标还通过中国红十字会向智利灾区捐赠100万元人民币。不过4月底,记者在中国红十字网站的捐赠查询系统上查不到该笔捐赠。”

  【首善回应】陈光标在视频中出具了两张向智利灾区捐款收据,一张90万,一张10万,也还有一份江苏省慈善总会颁发的捐赠证书。

  质疑五:是否按承诺捐赠紫金山登山道

  【媒体说法】“2010年9月28日,陈光标承诺捐赠130万元修建南京紫金山登山道。据记者调查,截至今年4月底实际到账为50万元。”

  【首善回应】陈光标表示,已经完全按照捐赠协议履行,有捐赠协议和收款收据可以证明。

  质疑六:是否给江苏光彩会捐款千万

  【媒体说法】2010年5月,陈光标表示向江苏光彩事业促进会捐赠1000万元支持西部地区教育事业。据记者从可靠途径了解到,此笔捐款因无法开具免税发票而全额退回。

  【首善回应】陈光标在视频中出具了其通过江苏省光彩事业总会向西南抗旱和舟曲泥石流捐款的1000万收据,并称这笔捐款已被用于西南抗旱及舟曲泥石流救灾。

  综编:魏宇


  陈光标否认自己有“水军”

  5月5日下午,记者拨通了陈光标的电话,说明采访来意后,陈光标开始称自己“不方便”,随后和记者在电话中简单聊了几句。

  “此前好多媒体联系我,我都没有接受(采访),你是第一个。”电话中,陈光标语气依旧不急不慢。“首先我陈光标没有‘水军’。如果一个行善之人,需要用‘水军’来维护自己名声的话,那么这是一个社会的悲哀。”

  “如果有人一定要说陈光标有‘水军’的话,那么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是我的‘水军’。”陈光标表示,自己并不清楚有多少“粉丝”,“但所有这些善良的人,他们是慈善的土壤,他们的存在,使我不能轻言放弃。”陈光标还表示,自己不去做无聊的事。“清者自清,还是让时间去检验(这件事情)吧。”

  发威胁邮件情节严重可拘留

  用邮件或在网上进行威胁,将面临怎样的处罚?

  对此,山东豪才律师事务所的王立江律师表示:“虽然受害者收到恐吓邮件,但因未造成实际影响,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公安机关将对发邮件者进行警告,教育;情节严重的可进行罚款和拘留处罚。对受害者造成的精神伤害将全部由发邮件者承担损失。”

  这么威胁记者是逻辑不正常

  @sunix:陈光标的敌人更有可能做这样的事情。逻辑正常的人都知道这么威胁媒体,惟一的后果就是天下皆知,请发问前先思考,不要被立场左右了大脑。

  @summer_淇:既然已做报警处理就应该静候调查结果。妄加想象,自下定义的行为是不可取的。支持敢言的记者,但更维护新闻真实性!

  @爱发飙的小强:这件事未必和陈光标有什么关系。我有充分理由怀疑是一些对你们的立场不满的偷玩一族干的。话说你自认为坚持了观点独立,慈善需要质疑,这没错,但比这更值得你关心的事多去了,比如前几天那个红会公款吃喝的事,现在怎么没人提了?

  @周夹馍:我想陈光标没那么傻吧,估计是他的仇人故意发邮件栽赃他,把他抹黑,两败俱伤才好渔翁得利啊!

  南京“慈善家”潘锴红被捕

  据《东方早报》报道,近两年高调活跃在南京的知名“慈善家”——南京黄埔露灵滋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黄埔)的董事长、南京市慈善总会副会长潘锴红,日前被检察院批捕。

  媒体报道称,潘锴红的成名之路,可清晰看到他精心策划包装出来的行骗路线图。其中,名人和媒体都成为这位“慈善家”利用的工具。如,潘锴红在重要的场合,总喜欢把自己与南京的另一位慈善家、有“中国首善”之称的陈光标牵涉在一起,无论是在接受媒体采访还是自己对外广告宣传,都屡次提到自己是“以陈光标为榜样。”

  陈光标连夜回应:我和潘锴红根本不认识

  昨日晚些时候,陈光标主动拨通本报记者电话,再次针对叶文添在微博上的一些质疑做出回应。

  记者注意到,昨日叶文添在微博上转发编剧、作家王湛国的两条微博,其中昨晚20:25叶文添转发的微博内容为:“南京黄埔潘锴红,不仅是陈光标言传身教而成为慈善家的知名‘弟子’,还是江苏黄埔的副总经理,属‘同伙’关系。……”在转发这条微博的同时,叶文添作出评论:“我们上周已调查到‘以慈善诈骗’被抓的潘锴红还是陈公司的副总。”

  昨晚大约十点,陈光标专门就此给记者打来电话。电话中陈光标称,自己并不认识叶文添转发微博中所指的“潘锴红”,而且此人根本没在陈光标公司上班,更绝对不可能是公司副总。而针对“潘锴红代陈光标捐款”的照片,陈光标解释称,不排除在某些场合与不认识的人合影,没想到被利用了。

  本版撰稿 山东商报记者 冀强 山东新闻网记者 周岩

 

  如果各地的拆迁项目都交给我做,我承诺,净利润的50%,全部捐献出来。

  3月15日,被冠以中国“首善”的陈光标离开了日本,3月16日,他赶到云南盈江地震灾区,向两个寨的群众发放了23万救灾款,每人200元。不过,他在派钱后与村民举钱合影的照片在网上引发争议。

  3月20日,在北师大公益研究院主办的基金会领导人高级研修班上,陈光标与来自全国43家基金会的主要负责人对话。针对“慈善方式”的质疑,他回应说,自己的行为是遵从了父亲低调做人高调行善的教诲,对于合影中的“V”字手势,他解释说,这是希望和信心的象征。

  慈善方式争议

  用高调捐钱刺激富人行善

  在当天的交流中,有基金会向陈光标建议他成立自己的基金会,通过基金会来实现自己的公益愿望,对此,陈光标回答:时机还不成熟。

  对于时机不成熟的原因,陈光标表示:“在目前的阶段,我需要通过高调的捐款行为来刺激中国的富人。中国的富豪太多,但有多少企业家愿意从内心里想捐钱?所以,现在还是需要多些压力,有压力才有动力,有动力才有行动。”由此,陈光标再次对自己的高调表示了坚持:“就是因为我的高调,现在我每次组织捐款,都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加入到这个队伍中。上个月到重庆敲锣打鼓发红包,企业家们看几十万几百万的亲手把钱捐到贫困人手中,内心都很感动。”

  “暴力慈善”推动公益进步

  对于自己的慈善行为曾被定义为“暴力慈善”的说法,陈光标当天主动回应说:“这正是目前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需要。”

  今年1月,陈光标率50余位大陆企业家赴台行善,捐出新台币近5亿元(合人民币1.12亿元)。对于这种慈善方式各方评价不一,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公益事业要专业化、透明化、规范化的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曾直言不讳地说:“这是一种慈善的暴力行为。‘陈光标式慈善’是一种慈善的倒退。”

  陈光标在交流中表示:“我觉得‘暴力慈善’这个定位非常好。因为当前中国慈善事业的大发展必须要用‘大暴力’去推动。用暴力慈善才能推动慈善事业大幅度地进步。”

  关于名利

  要求多宣传表彰捐赠者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秘书长刘选国提出,卡内基曾说过“滥行布施不是美德”,把钱发放到懒惰的人手中,还不如直接把钱抛向大海。而陈光标在直接发放钱款时,如何确保钱款发放到最需要帮助的人的手上,怎样避免资助的不是懒惰的人?为什么不考虑通过基金会呢?

  陈光标表示,自己对基金会有要求,一是要效率高并且透明;二是每年要把捐款花掉80%;第三是要让捐助者感动,多鼓励多宣传多表彰捐赠者。“我在台湾给一万个人发放红包,可能两千个人不需要,但这不是我考虑的,如何让慈善最大化,让更多人知道慈善,才是我的希望。”

  担心忘表彰花钱做广告

  基金会如何表彰才能够满足捐赠者的心理需要?对于中国社会福利教育基金会秘书长缪力的这一问题,陈光标讲述了在舟曲泥石流灾难中的经历。

  “我带着6台大型机器,第一个到达灾区现场,舟曲的领导握着我的手说,你要是晚来几分钟,不知道损失有多大。之后,这6台机器就捐给舟曲了,我又捐了1000万现金、2000台电脑。结果舟曲表彰的时候,还把我给忘了。我就怕他们忘,表彰一个月之前我自己花钱做广告,讲我们在舟曲做了什么。”陈光标强调:“我想企业家捐了款,这个证书是不能忘的,一个证书的成本才十几块钱,但这是对企业家慈善的认可。”

  合影照“V”字象征信心

  在盈江地震灾区,陈光标和受灾群众手举捐款合影。这幅照片在网上引发争议,有网友认为,陈光标不关心受助者的心理感受。

  对此,陈光标回应说:“我经常想我们做慈善,到底要带去什么东西,我们带着笑脸去了,灾民也很有信心,我们带着哭脸,灾民哭我们也哭,那还怎么抗灾。那张照片,当天我发了钱以后,志愿者招呼大家一起喊‘感谢陈光标’,我说不要感谢陈光标,要感谢共产党和政府,没有共产党和政府,就没有陈光标的钱。我摆的那个‘V’字手势,是二战时希望和信心的象征。”

  不会因慈善把企业搞垮

  有传言称,陈光标的企业3个月没有业务了。陈光标承认,确实3个月没有接到一个业务,主要是这两年社会活动太多,房屋拆除的老板约他玩、吃饭,都被拒绝了。“我跟他们远了,他们就不给我业务,我的利润是很薄,但现在每个城市都在大拆大建,所以量很大,5%的利润也不得了。请相信陈光标的智慧,如果我陈光标因为慈善把企业搞垮了,对中国慈善和企业家都是一个冲击。我遇到的困难是暂时的,凭借我9岁就出来做生意的智慧,肯定是没问题的。我最近又在和房屋拆除这个圈子的老板吃饭,求他们给我些业务。”

  陈光标称,自己做企业有个原则,一定是善良行业,“我知道很多行业进去很快就能赚几个亿,但我不会做的,因为我不愿意潜规则,一潜规则就经不住(政府)查了,还怎么高调?”“如果各地的拆迁项目都交给我做,我承诺,净利润的50%,全部捐献出来。”

标签:中国 光标 风波 道德观察 慈善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版权所有:友声友情公益网 2009-2019  晋ICP备19000607号
Powered by OTCMS V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