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榜样

曹飞跃 时代新人故事

时间:2018/11/28 10:29:46  作者:  来源:  查看:5  评论:0

       一、我的残疾一生,从出生开始,父母盼我能行走,取名“飞跃”。

 

      1983年我出生在文化大革命“平反”后的家庭,出生时的我并没有来得及去医院,而是由村里的邻居进行的紧急接生,出生时我不会哭,没有经验的接生邻居一时着急,单独“揪”起我的右腿拍屁股,虽然我哭出了声音,但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就那么“一揪一拍”,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导致了我终生残疾的遗憾……

出生一个月后,母亲发现我在蹬腿时发现我右腿异常,经过几天观察后,父母亲决定带着我去山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1983年的7月正赶上山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在五一路启动新建,不能进行正常的治疗,后父母带着我到了太原东山骨科医院(现为太原市杏花岭区中心医院),诊断为“髋关节”脱位,当时由于我只有一个月大,医生建议保守治疗,不建议手术,但是,很有可能留下残疾,这个消息对于父母真是“晴天霹雳”……

 

      回到家后,有邻居建议:为了不给家庭带来拖累和麻烦,建议父母亲将我包裹后扔在马路上,听天由命,也许会碰到好心人或好家庭,如果碰不到好心人,那就是我的命该绝……,当时,父亲默默发愁、母亲抱着我以泪洗面,在父母亲的坚持下,婴孩的我没有被“无情”的扔在马路上“听天由命”,父母亲从那时起,做梦都希望我身体在今生能有一次 “站起来的飞跃”,因此,为我取名——曹飞跃。

 

      二、父亲背我“行走”七年,我在父亲背上度过了童年。

从我出生的第三个月开始,父亲背着我来到了太原东山的骨科医院,见到了好心的常本通院长,在当时,常院长有三个孩子,常院长家里吃饭人口多;我们家虽然经济困难,但是作为农民有口粮地,父亲便用粮食与常院长进行医药费用的互换,以保证我的保守治疗。

 

      为防止右腿萎缩,我从出生三个月入住医院起,右腿便被牵引物常年“牵引”;从我记事起,我也是一直躺在病床上,没有行动自由。

 

      “不懂事”的我便一再要求父母亲带我出去,父亲用消瘦的身体在保守治疗之外背着我去我想去的地方,经常穿梭于太原的迎泽大街、大南门、在农村的田野里放风筝、在河边捞鱼……有时,父亲为了节省交通费用能背着我从迎泽大街火车站到下元走个来回……我虽不能行走,但在父亲的背上,我度过了同龄孩子一样快乐的童年,同时,也度过了保守治疗的七年……

 

      1989年电视剧《渴望》热播,家喻户晓,我是否能下地走路也成为了全家的“渴望”;也就是那一年,在经历七年的保守治疗后,父母亲决定放弃保守治疗,为我进行手术治疗。

 

      三、“跪求”手术的一幕,在我明白“感恩”的人生意义。

 

在常院长推荐下,父亲背着我来到了下元骨科医院(现为太原市万柏林区第三人民医院),认识了王大立大夫,王大立大夫了解我的情况后,认为只有邀请当年已经68岁的马锦坤大夫亲自手术,才可降低手术风险;在王大立大夫的带领下,父亲背着我,还有母亲来到了马锦坤大夫的家里,我深深的记得,父母亲一进马锦坤大夫的家里,便 “跪”在了马大夫面前,“求求马大夫,救救我的孩子……”在亲情的感动下,68岁的马大夫,同意为我亲自做手术,从那一天、那一跪起,父亲让我明白,作为农民的儿子,跪恩人、感恩、念恩是我必须做到的,作为男人,对家庭、子女都要有责任感。

 

      四、长达8小时的手术,为我下地走路重现“光明”。

 

手术当天的情形,我依旧记忆犹新,早上起床后,父亲给我买了牛皮纸包着的一包手切牛肉(手术后呕吐不止才知,手术前是不让进食的),八点后,父亲将我背到了手术手推车上,王大立大夫问我:“小朋友,怕不怕”,我说:“不怕,只要能治好我的腿,我什么都不怕”,经过手续麻醉等程序后,因麻醉药物起效逐渐失去知觉的我,依然还记着父母亲在手术室门口依依不舍的哭泣场景……

 

      由于8年的失误保守治疗,导致脱臼的髋关节随着年龄的发育,成为“菜花状”髋关节,68岁的马大夫经历长达8个多小时的手术,修复髋关节并将修复后的髋关节在脱离骨盆6年后正式“装入”骨盆。

 

      手术后的5小时,我开始清醒,手术60针的刀口开始疼痛,穿透腿骨起固定作用的三根筷子一样粗的钢针和植入体内的钢板加之开始呕吐(呕吐原因是手术前进食牛肉),那种生不如死的疼痛折磨着6岁的我,疼在病床的我除了泪水还是泪水,一旁的父母除了眼泪也只有眼泪……

 

      五、术后的康复恢复,是几乎每天都要经历的疼痛。

 

      手术后半年,我开始进行术后的康复锻炼,每次都是好几个大夫按住我进行康复性恢复锻炼,病房、楼道经常会传出我的惨叫声,父母在一旁悄悄的哭泣,因为我是疼在身上,而父母是疼在心里。

 

      六、7岁那年,我被评定为肢体三级残疾。

 

      术后次年,我可以坐轮椅出行,在1990年的下元商场,父母推着我逛街、游玩……也就是在那一年我7岁了,父亲推着轮椅上的我,来到了太原市小店区残疾人联合会,我被评定为肢体三级残疾人并颁发残疾证书(2010年换发新证),我问父亲:残疾证书能做什么?父亲说,我今生不能再进行体力劳动了,将来只能靠脑力劳动或学门手艺吃饭,将来让我学习修表、修鞋,希望在政府的帮助扶持下,能养活自己。

 

      七、我要走路、我想上学,人生的“迈步”从此开始。

 

      脱离轮椅后,我开始学着扶着凳子、拄着拐杖学习走路,在村里的巷子里和邻居的眼里,小时候的我是坚强的,摔倒、站起来,再摔倒、再站起来……面对走路,我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没有失败,没有失败者;失败,其实就是放弃。在无数次的摔跤后,我脱离了板凳、“扔”掉了拐杖,7岁的后半年,我在跌跌撞撞中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那是全家苦苦期盼7年并日夜“渴望”的第一步,泪水、喜悦、激动、兴奋……什么滋味都有!

   

      我的童年因身体原因没有上过幼儿园,但看着每天上学的哥哥(我在家中排行老二)很是羡慕,刚学会走路的我 “不安份”的又想上学了,父亲带着我背着斜跨绿色新书包第一次走进了学校,我虽能走路,但走路残疾、生活不便,学校拒绝了我的入学;回到家的我,自尊心第一次感受到绝望、沮丧、失落……在父母的诚意打动下,多方协调下,我终于迈进了小学的大门,开始了读书识字。

 

      八、身体有缺陷者往往有一种遭人轻蔑的自卑,但这种自卑也可以是一种奋勇向上的激励。

 

      从小学、中学、大学我都从别人异样的目光里过早地体会到了异样的眼神、命运的不公、生活的不便、个别人的冷嘲热讽、甚至饱受嘲笑,并陪伴我的人生成长……我经常含泪躲在被子里哭泣,反复地问自己:“命运为什么如此不公?残疾的我路在何方?我选择上学是否正确?”在彷徨和犹豫之时,在小学的教学中,我知道了张海迪身残志坚的事迹,“不行,绝不能让人瞧不起,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做生活的强者!”我在心里发着誓。

 

      九、就业难,自尊心再次受辱,建立身残志坚、自强不息的人生态度。

 

      在当今社会,人们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就业难,普通人感到难的事,那么对于身体残疾的我,就更是难上加难。残疾人,如果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就会成为家庭和社会的负担。

 

      自以为会一番风顺,开启辉煌人生,但是,理想是想好的,梦想也是只能是在梦里想一下的,现实却是残酷的,经历多场面试后,因我身有残疾被委婉拒绝多次,在人生的路上,我又一次陷入彷徨和犹豫,回想父母的艰难、人生的不易,从那时起,我也逐渐明白:残疾人的生活体验与他人最大的不同是“困难多于顺利,每做一件事都要付出很多”,对残疾人最致命的打击是“失去信心”。

 

      十、为了身体恢复的更接近常人,继续进行锻炼康复。

 

      身体残疾永远是我的伤痛,通过观看对体操冠军桑兰的专访,我知道了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在骨科专家崔寿昌教授的指导下,我开始了新一轮的人生康复锻炼直至现在,我内心深知:我已不可能完美,但我只能努力接近那种今生不可能的完美。

 

      十一、就业遇到挫折,靠“残联的残疾人低保”生活一年多。

 

      2008年北京奥运会胜利召开,残奥会上捷报平传,然而,我因身体残疾一直无法就业;在村委会的帮助下,经民政局、小店区残疾人联合会审核,我符合残疾人低保标准,开始每月靠微薄的残疾人低保生活度日,在那一年,我才真正明白,父亲在1990年为我办残疾证的真正含义,为难之时,我可以得到残联的扶持,但是,我的人生不能在依靠“扶持”中度过。

 

      十二、与外界自我“封闭”半年,通过建国第一考《国家司法考试》。

 

      在依靠残疾低保生活的日子里,我的自尊心每天都在煎熬,与此同时,每天也在给自己新的信心和希望,2009年3月起,我开始与外界“封闭”在同学、朋友的消息里彻底“消失”了半年,备考建国第一考——《国家司法考试》,“封闭”半年的我,每天除了吃饭,便是学习,屁股坐出了“水泡”、腰椎坐到了“突出”,2009年9月,我参加了国家司法考试;我依然记得2009年12月司法考试成绩公布的日子,司法部公布了全国考试成绩24小时查询电话,在能查询成绩的第一时间,我输入了准考证号码、身份证号码进行查询,随着电话语音对成绩的公布,367分、367分……过了、过了……,兴奋的我一晚上都没有合眼,一直高兴到天亮,那是一个人生转折的夜晚,重新给我点亮人生“航灯”的夜晚。

 

      按照国家规定,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后,司法部将统一颁发《法律职业资格证书》,可以选择从事法官、检察官、律师、公证员四个职业,从自身身体残疾考虑,我选择了律师职业。同时,于2009年底我主动向小店残联提出申请,主动退出残联的残疾人低保,因为我将开启新的人生,将残疾人低保留给比我更困难的人,从内心要强的角度,我终于不用被“扶持”了。

 

      十三、律师执业初期的艰辛四年,因身体残疾,很多律所不愿意接收,自愿选择无工资律师,开启自我创收与发展模式,常年义务法律援助残疾人士诉讼维权。

 

      因身体残疾,很多律师事务所并不愿意接收我,作为残疾人中的一员,我有和其他残疾人一样的自卑,同样,也有比常人更要强的内心世界,律师执业以来我自愿选择无工资、无待遇、无福利的律师岗位,靠自己开拓案源在律师行业艰难生存。

 

      我丝毫不敢懈怠每一天,早晨六年起床、七点前开始工作、晚上九点后或甚至更晚下班,几乎没有双休日,成为我的工作轨迹,“精神头真好”——也成为大家对我的印象,可是,我的心酸、无奈、泪水又有谁知?我只能比常人更努力、我只能比常人更辛苦,看到残疾人维权的困难,我自愿作为法律援助律师、公益律师,在中央电视台、山西电视台、黄河电视台、太原电视台、太原电台经济广播等媒体栏目中,我常年以公益维权律师身份出现,常年帮助残疾人士、贫困人士义务维权,尤其是在交通事故案件、人身伤害案件中,残疾人士成为我常年义务法律援助的对象,为众多残疾人士诉讼维权;直至八年之久的今日,黄河电视台、太原电视台、太原电台经济广播公益律师维权栏目,常年出现我为残疾人士、贫困人士义务维权的身影;随着九年的媒体“影响力”我也成为太原市小有名气的青年律师。

 

      十四、政府法律顾问岗位给我这位残疾人平等的岗位机会,2014年起我成为政府类法律顾问,为政府提供法律服务。

 

      无工资、无待遇、无福利靠自己开拓案源的多年,生存与生活的焦虑并存,学习时刻不敢放弃,努力时刻不敢放松,2004年起我担任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政府法律顾问、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法律顾问,期间办理“太原公安1213专案”、“工商银行7.28金融”等大案要案,被聘为太原市人民政府立法专家库专家、山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20余家党政机关法律顾问。

 

      十五、步入公益捐助事业。

 

      残疾人的成长需要爱,更需要关爱,需要相互关心,相互理解,相互帮助,相互支持;随着律师收入的提高,从2013年起,我步入公益捐助事业,2015年正式加入山西黄河公益基金,通过山西慈善总会、山西黄河公益基金捐助并扶持贫困地区的孩子上学,并始终坚持不懈为残疾人士提供义务法律援助服务。

 

      十六、个人独立创办山西臻兴律师事务所,继续连任政府类法律顾问,被聘为山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常年法律顾问、山西省医药与生命科学研究院常年法律顾问、太原市人民政府立法专家库专家、晋中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法律顾问、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政府常年法律顾问、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等20余家党政机关常年法律顾问,同时,成为太原市共青团青联委员;山西臻兴律师事务所也被评选为《全国质量服务信誉AAA企业》。

 

      人生最可悲的并非身体残疾,而是没有生存希望及目标!人们经常埋怨什么也做不来,但如果我们只记挂着想拥有或欠缺的东西,而不去珍惜所拥有的,那根本改变不了问题!真正改变命运的,并不是我们的机遇,而是我们的态度。

 

      2017年2月14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山西省司法厅批准,我个人独立创办的山西臻兴律师事务所开业,通过政府招标采购,继续连任山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常年法律顾问、山西省医药与生命科学研究院常年法律顾问、太原市人民政府立法专家库专家、晋中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法律顾问、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政府常年法律顾问、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常年法律顾问,为省市区各级行政机关提供法律服务;2017年10月我个人出资购买太原市南中环与平阳路137号1100平米写字楼,作为山西臻兴律师事务所新的办公场所。

 

      天道酬勤,我相信付出终会有回报,回想起自己这么多年来的风雨相随、寒暑奔波,唯有爽朗一笑;上帝在我生命中有个计划,通过我的事迹给予他人希望;身体残疾并不可怕,只要有志向,一样能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来!

 

来源:市残联宣文部

标签:飞跃 时代 新人 故事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版权所有:友声友情公益网 2009-2019  晋ICP备19000607号
Powered by OTCMS V2.84